玛卡巴卡

回炉重造

【恋与制作人】看清楚是谁再灌酒

白起x你

你好我来搞野男人了……



喧闹的包厢内,你被人群围在中央。
“学妹几年不见又好看了”
“年纪轻轻就接管了那么大的公司,一定很辛苦吧?”
伴随着不断敬过来的酒,一开始你还能应付,来的人多了便渐渐招架不住了。
你握着杯子,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快要睡过去。

你突然后悔来了这一场聚会。

包厢的门被推开,看清了来人之后,嘈杂的人群安静了几秒,又发出了窃窃私语。
你眼中水雾迷蒙,看不清来者,隐隐约约看到有人径直向你走来。
他弯下腰,轻声道:“走了。”
他离你很近,你看到他凌乱的短发,耳垂上黑色的耳钉。他身上有你熟悉的味道。
你安下心来。
你说:“白起,带我回去。”
他笑了,包厢内略暗的光洒在他背上:“遵命。”
他抱起你,凌厉的眼风扫过在场的人:“灌酒也要看看自己够不够得上。”
说完,大步迈出了包厢。
出了店门,温度骤降,你下意识往白起怀里躲了躲,白起看你穿的单薄,扶着你单手脱掉外套给你披着,自己只剩一件t袖。
被风一吹你清醒了很多,见他给你外套也急了:“停,给了我你不冷吗?”
“我不冷,”白起转过脸去,“......看到你冷我更会冷。”
你看着他,心中突然一阵冲动,竟上手扳正了他的脸,踮脚吻了上去。
你怕看到他的表情,索性闭上了眼,发现他没有推开你,便大着胆子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手环上了你的腰,把你们的距离拉得更近。
一吻完毕,你离开他想要换口气,却又被拽回怀中,又是一吻落了下来。
这次不同于你的浅尝辄止,白起掌握了这个吻的主动权,弥漫着酒的苦味。离开时还咬了咬你的嘴唇,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你。
这次结束你已经有点缺氧,你大喘着气,看他却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一股火气莫名生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缺氧。”
“我是警察啊。”白起满脸笑意,看起来心情很好。
“警察?警察怎么了?”
“没事,咳...只不过,警察肺活量高,据说体力也不错。”

(男你)让他们教你开车

真开车!

混进了一个沐橙,嘘。







叶修
诶前面那个路口右转
右转!右!
我的天哪大小姐您当年上学的时候怎么没用左手拿笔呢,左右都分不清,你幼儿园老师哭晕在厕所了都。
....
你干啥呢?
住手???
你抢一个导航的烟???

包荣兴
你:包子这哪条路啊我为什么没走过?
包荣兴:我也没有!
但是既定路线有十几个红绿灯!我给你拐郊区开得多爽啊!哈哈哈!

苏沐橙
嗯对,前面快到了 吧唧
两百米吧 吧唧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呀,瓜子快没了,等会儿路过超市给我买两斤。

韩文清
直走三百米,到红绿灯右转
听到没有?

(瑟瑟发抖)
嗯?你抖什么?看路。

张新杰
三百六十米后右转。
一百米后右转。
(等等为什么她直行了)
你:这条路不堵.....
.....
请掉头
请掉头
请掉头
请......


王杰希
换挡,给油。
别看我,看路,乖。

喻文州
你别一直看着我你倒是快说话啊!!!!!!!!!!你还笑!!笑什么笑!!!脸给我转过去!!!!!!!
-----你

黄少天
欸宝贝不觉得很闷吗车里这么小我会窒息的呀嗯...你继续开继续开咱们放首歌听听吧卧槽这什么歌....青媚狐?
你:...不不不你看错了
(偷偷点下一首)
妈的,真好。威风堂堂。

周泽楷
.....换我开?
你:不换,滚

孙哲平
前面那辆宾利?
买一辆。









(老王生贺)夏天拒绝玩亲亲

噢噢噢噢噢老王生快!
今年也爱着你♡

老王喝醉了果然不一样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酒后乱性不是很真实就不写了...






王杰希生日那天,被微草众人堵在会议室,会议室的大屏幕上打着几个字:
祝微草老父亲生日快乐!
王杰希:.....
刘小别推着蛋糕出来,会议室灯光暗了下来。
“队长许愿吹蜡烛啦!”
王杰希闭眼想了想,然后吹灭了几根蜡烛,又想了想,又吹灭了几根。
众人有些懵逼,王杰希到底有几个愿望?
一场生日宴下来,王杰希也喝得有些醉意,眼神都飘忽了。他听到柳非有点担心地小声问众人要不要把队长送回去,王杰希挥了挥手径直走出战队。
夏季的夜晚仍然带着些暑气,路上许多穿着背心咬着冰棍儿的孩子,拿着蒲扇乘凉的老人,因为热不得不保持距离的情侣。
王杰希下意识地走着,在一栋楼前停下了。
他正掏出钥匙,定睛一看发现这楼跟自己家那栋很不一样。
.......
王杰希后退几步,抬头看了看,然后拿出手机直接拨了个1。
“喂。”
你站在窗边看着楼底的人,接起电话:“嗯?”
王杰希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我迷路了。”
你:“是吗”一边继续看着楼下的人。
王杰希:“今天我生日。”
你:“嗯,这就是你迷路的理由?”
王杰希:“不是,我喝酒了。”
你强忍着笑意:“他们灌的?”
王杰希:“不是,我把自己灌醉了有的话才能说。”
王杰希:“我生日,你....”
你:“等我五分钟。”
电话突然被挂断,王杰希有点无措地盯着还在发亮的手机屏幕。
他就这么,关上手机又摁开,又关上,又摁开。
你出现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你:“你迟了四十多秒。”
你:“王杰希,你又不是张新杰。”
你不再多说什么,直接靠近他的脸,吻住他的嘴角。
王杰希只有那短短一瞬失神,即刻掌握了主动权。
你被吻到有一点点缺氧,王杰希还坏心地吸走你口内的氧气。
一吻完毕,你往后退了几步,吸了半天的氧气。
“生日快乐,大魔术师。”

夏天少接吻,热。

(男神x你)当你上课玩手机被逮到

给高考的大家回忆一下学生时代.....?
(?)
后面质量下降注意⚠️









叶修
你匆忙地把手机往桌子里一塞,然后掩饰般地拿出了一本书。
叶修看了看你就绕到别的地方了。
你松了口气。

“诶,xx,老叶叫你去办公室.....”
你:“......”

你战战兢兢地推开办公室的门,叶修一脸委屈:
“手机比我的吸引力还大吗?”

喻文州
他推开教室门的时候,你正躲在画布后面跟朋友连麦。
听到门口的声音你迅速扯下耳机塞进袖子里。
喻文州过来看了看你的画,然后向你要了支笔
“这里还能再改一改,你看...”
随着他的动作,一行字出现在画布上:
耳机线还露在外面哦^_^

黄少天
黄少天在上面滔滔不绝地讲着雷雨,你手机突然振了一下,你赶紧看了一眼,居然是条诈骗短信……
你解锁进去删了信息,顺带关机。
但是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
到了你身边,目光炯炯地盯着你。
你内心:老师别开腔,自己人。
黄少天可听不到这些:诶这位同学你在干什么呀噢我懂我懂谁还没上过学呀但是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你看看墙上挂的中学生守则多少多少条来着……
上课铃响了。
黄少天:“诶诶同学我还没说完呢你下课到我办公室啊”

王杰希
自习课的时候数学测试,你被最后一个大题搞得生无可恋,趁王杰希不在偷偷拿出了手机。
你抄的正嗨,王杰希:“...这位同学你在干嘛?”
.....我不是我没有...
“过来一下。”
同学拿同情的眼神看着你。

“为什么要抄?”
你低着头:“不会写。”
“我当然知道,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不能给老师反映一个真实的水平?”
你的头更低了“因为怕你说我”
“怕我说你?这会儿就不怕了?”
“考试就是看看你对知识掌握的怎么样,不用这么紧张”
“一会儿放学把卷子拿过来我给你判了。”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作弊了....

周泽楷
“同学....”
“这样不好....”

你:“???????”
为什么有一股我在调戏你的感觉???

江波涛
“诶同学咱们谈一谈啊”
“你看看隔壁周老师和黄老师,你看我这种老师多好啊。”
“是吧,谢谢我也这么觉得。”
“你看,我也当了这么久老师了,哪个人还没玩过手机啊。”
“废话,我能没经验吗。”
“我也不跟你废话了,反正最后怎么说都是这个结果,把手机给我吧”



(0529叶修生贺)寄春来

太久没写了手生....
一份没有质量但是有诚意(?)的生贺

叶神生日快乐!!!





那天雪下得挺大,落了满头。随便晃晃脑袋都像自己控制了一个世界的天气。
你胡乱地在街上晃荡,两点多的街头只有家网吧还开着门。
“兴....欣?”你费力地抬眼看着招牌,任何动作都有雪化成水珠滴到眼里,顺着脸颊滑下来。
你推开网吧的门,一股热气过来,头发也要融化了一样。门口的门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前台坐了个男人,叼了根没点着的烟,专心地打着游戏。可能因为时间的原因,偌大的网吧只有零星几个人。
男人听到声音,抬眼看向你这边,烟还叼在嘴上,含糊地问:“上机?”
“嗯,”你过去把身份证放到柜台上,“一夜多少钱?”
男人眉毛挑了挑,你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啊不是....我的意思是.....”
对面眨眨眼:“我知道。”
“我的意思是小姑娘大晚上不在家待着还把自己搞这么狼狈,还挺有去流浪的架势。”
你:“......”
“不过把你一个人放着也不好,”他扯了团卫生纸“这边也没毛巾,凑合用用?”
你拿着一团纸,愣了。
“怎么,嫌弃啊?”

你看了眼他身上别着的胸牌,看到他的名字,叶修。

“行了,c区47号机”叶修指了指c区。
c区一个人都没有,你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身上披了件衣服,叶修支着头,半眯着眼睛快要睡着。
你戳了戳他的脸:“老叶你知道吗,我做了个关于你的梦啊。”
叶修嗯了一声,一脸没睡够的样子“是吗,我现在正梦着你呢。”
“嗯?梦着什么了?”
“梦见你拿了个小红本儿,按着我非要我签字,不然就推了我。”叶修一脸正经地说。
“.....”
“等等我让你把梦还原一下。”

(fin)






我就问一句。
新头像。
好看吗!!!!!

视奸了好久的太太说她也视奸了我好久
我我我???!!!!!!
////////////不管怎样先脸红一下
呸 脸红好久
表白太太
表白太太
表白太太
⁄(⁄⁄•⁄ω⁄•⁄⁄)⁄

「喻文州x你」意乱情迷

生贺,算是牛郎店的扩展版。

依然打了擦边球。

文州生日快乐。









食用愉快。








酒吧里的灯光聚集在中央的舞台上,你坐在吧台上,手指漫无目的地乱扫,准备点杯不知道是什么的酒。
开口的时候突然有人把你手中的价目单抽走,对着吧台说了句:
“给她拿杯果汁吧。”
吧台那边的调酒师闻言笑了起来:“文州你够可以啊,撩妹就只给人杯果汁?”
“姑娘你可看好了,这可是个老狐狸,别随便信他啊。”调酒师调侃几句,正要继续说却被人叫走了,“得了文州我不跟你贫了,等会儿给你拿果汁啊。”
被称作文州的人说了句好,目送那人离开。
然后他转向你,小声说了句:“未成年来这里可不好哦?”
你愣住了。
明明已经学着姐姐的样子化妆了,门口的保安都没有看出来......
你不由地抬头看了看旁边的人。
倒是生得一副好皮囊,换做常人可能不容易驾驭的中分发型在他身上倒十分和谐,整个人有一股温文尔雅的气质。衣服上挂着名牌,喻文州。

一晚上没怎么说话,现在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我....今天成年。”
喻文州挑了挑眉,还是笑着说:“那恕我眼拙了。”

被人直视着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好像秘密被人看穿一样。你低头喝了一口端上来的果汁,中断了目光之间的联系。
“你应该.....是职员吧?”你出声问到。
“对的。”
“那你为什么.....不去陪客人?”
喻文州依然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我现在不是就在陪客人吗?”
“况且....我也不放心让一个刚成年的小姑娘待在这么乱的环境里啊”
你张了张唇,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说起来这么晚了,家人不会担心吗?”
“...........”

喻文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啊抱歉,个人隐私不能说。”

“那这个问题可以回答吗?”
“为什么要来这里?”

“因为....不想被当成小孩子。”
这里只要消费,就没人把你当成小孩。

喻文州懂你的潜台词,
“我可以教你怎么变成大人.....”
“但是现在,好好睡一觉吧。”












然后第二天发现自己躺在酒店房间的你一脸懵逼。

“你记得昨天干什么了吗?”喻文州坐在椅子上问。
“.....不知道”你迷迷糊糊地回答。
“你昨天抢了我的酒,然后一杯倒了。”
“虽然什么都没做,但是....”
“喝了我的酒,就是我的人了。”


后续记得看!


【男神x你】这样的牛郎店真的要进来吗 (第二弹)

除夕快乐啊宝贝儿们。

已补档!



这样的牛郎店真的要进来吗 (第二弹)


内含韩文清 张新杰 肖时钦 孙哲平 王杰希 孙翔


食用愉快!

------------------------------------


韩文清
他推门而入的时候你便感受到一股浓重的
嗯.....气场?
你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他却一步一步逼近。
腿碰到床沿,你心知已经无路可退了,心一横,闭上眼等着他过来。
你被他按倒在床上,他高居临下地看着你,挑了挑眉道:
“放松。”
莫名有一种要被抓去当压寨夫人的错觉.....

张新杰
“你好。”
镜片背后隐藏着清秀的面容,一双眼睛生得勾人。
你轻嗅着他西装外套上的香水味道,琢磨着里面有什么香料。
他横抱起你放到床上,摘下眼睛放到床头柜上,朝你的脖颈呼了口气
“乖。”

肖时钦
门外的敲门声响了三下,你从浴室里出来,匆匆裹了件浴袍去开门。
“客人你这是....在诱惑我吗?”肖时钦缓缓开口,唇角勾起玩味的笑容。
你忍不住把浴袍裹得严实一点,他因为你的动作笑得更甚:
“怎么,这么怕我?”
他把房间的门关上,一颗一颗地解自己衣服上的扣子,同时看着你,笑到:
“该你了。”

孙哲平
你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桌上摆了两杯红酒。
孙哲平从浴室出来,身上的水珠没有擦干,顺着脖颈滑下来。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捧过你的脸把酒喂给你。
他舔去你唇边的一滴酒液,手一路向下,最后在你腰上徘徊。
“今晚你都是我的。”


王杰希

大概是醉酒的原因,已经忘了怎么就被带到了床上。

他并不急着进入,而是在你身上四处撩拨,你紧咬着嘴唇尽量不出声。

“想要吗?”温和的男声在你耳旁询问到。

“..........”你瞪了他一眼,仍是不出声。

“嗯?不说话我怎么会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呢?”王杰希咬了咬你的脖颈,满脸笑意。

......这时候眼睛好像也莫名对称了?

“算了不逗你了。”

“乖,马上就满足你。”


孙翔

他一进屋就大大咧咧地甩开了外套:“客人你这有水吗我都渴了一下午了!!”

你愣了一下,真没见过这么.....二的牛郎......

你给他倒了杯水,递给他。

孙翔仰头把水一饮而尽,而后抹了抹嘴。

“不行还是渴......要不客人你满足一下我?”







【男神x你】人如草木(上)

或许.应该.大概是民国paro?
第一次写有错误请捉虫!!!谢谢!
喻文州x你


食用愉快!



在这个园子里待了多久了?
算起来,离一年也差不了多少了。

园子是典型的苏州园林,廊下种着鸢尾,池塘里的一隅生着莲花。
园子里面一个佣人都没有,这园子的主人倒是时常能见到。
“昨天休息的好吗?”穿着正装的男人走了过来。
“还好,喻先生近来可是有些忙呢。”
喻文州,这园主的名字。
“都是些工作上的事罢了。”男人松了松领带,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最近外面可不怎么太平,你可别再偷跑出去了哦?”
上次跑出去的事怎么被知道的!你在心里嘀咕着,表面上还是弯起唇角:“先生不必担心。”

说起这园子的主人,也算是个有来头的人。军队的军官之类。
因为在这个园子里待着,你对外面的情况也不是那么清楚。每天至多看看书,也算是修身养性。
偶尔他会与同事一起回来,其中一个呱噪得很的家伙让你记忆犹新。
记忆犹新归记忆犹新,你也从未和他谈起过。
因为你实在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
或者说,你的任务,就是像一只宠物一般待着,乖乖的做他名义上的妻子。
对,名义上的。

秋分将至。
喻文州说要带你参加酒会。
你问,为什么?
喻文州说,因为他们都想看看我的夫人到底是怎样的人,虽然知道你不想去....但是麻烦配合一下可以吗?

“其实说真的,你为什么会找上我,明明想上你床的人都能排满一条街,比我家世好的也更多,何不......”
“何不找个家世好,想嫁我的人?”喻文州垂下眼,“你真的觉得我只是把你当做工具吗?”
“况且,那些想嫁与我的人,是真的喜欢我这个人吗?”
喻文州说完这一番话便回了房。

.......他是什么意思?
你还在楞楞地想着刚刚那些话,却有人为你送来了一套礼服。
深蓝为主调,星星点点的缀着珍珠。料子看起来价值不菲。
你赌气般地把礼服扔到一边,暗戳戳地想到时候干脆缺席好了。反正按喻文州的性格也做不出什么事儿来。不过这样是不是会让他难堪啊.....
胡思乱想的时候佣人来敲门,你没有开。
门外敲了一阵,似是无奈地喊到:夫人,先生说您既然收了衣服,那就必须出席。

这个喻文州到底在想什么!

到了酒会举办的日子,你与喻文州同乘一辆车前往会场。
“衣服还合适吗?”
“合不合适你自己看不出吗?”你的话语里带着你自己听不出的撒娇意味。
喻文州并没有生气,反而细细地打量了你一番,然后点头:“看起来是很合适。”

tbc.